千字文复建开始了。

一颗感冒药引发的麻烦

给青江发福利。

性转梗,掐头去尾,前情我都没写完。


  睡前被喂了一口药,虽说是治疗感冒的特效药,但一觉醒来,天晕地转不说,胸前突然的突起和变细了不少的手腕,着实让少年吓了一跳。
      他拿起睡前搁置在枕头旁的刀,刀身在半空中打了个转,咣当一声,砸到地板上。少年看着地板上被砸出的坑,怅然若失。等候在门外的近侍石切丸听到屋内的动静,先是迟疑地喊了句“阿路基。”片刻后见没有回应,说了句“失礼了。”大太刀推开主屋的大门。随即,露出被雷劈到一般的表情。
      没一会儿,尚在本丸的刀剑们便聚集在主上身边。小短刀们不避讳什么,包丁甚至还颇为兴奋的表示太好了这下阿路基撒麻就是货真价实的人妻了,最后当然免不了被乱一顿敲。大一点的刀则有些犯愁,目前主上这种状况,着实令人头疼。
      刀剑们在一边犯愁,少年的情况也好不了哪去。此时的他正缩在被被的被单里,想要挖个洞把自己埋起来。身体的变化让他哭笑不得。单单是胸部的增长就让衬衫崩断了所有的扣子。目睹圆润的双乳从白衬衫下跳出的刀剑们瞬间全部红了脸,一期想要去捂短刀们的眼睛时第一次犯愁弟弟太多。最后还是被被走上前把用被单把少年裹了起来,顺带着拉着歌仙回神把衬衫递了过去。
    “还是初始刀靠谱!”少年在心中称赞着,表面的情绪也没能阴转晴,一直缩在角落长起蘑菇,任凭刀剑们怎么开解也无法让他挪窝一毫。
       除去身体的变化,力量的流失则更让少年心烦。战况吃紧,一把刀都拿不动的审神者怎能担当大任。少年的脸一阵白一阵青,露在被单下的鼻尖渐渐汇聚了一层水汽,啪嗒一声,滴在地板上。
    “呦呦呦,这是怎么了?快让我看看,我家阿路基怎么了。”伴随着不着调的男声,聚集在主屋门口的刀剑们都自觉让出一条路。青江回来了,这也就预示了事情有了转机,他们这一群刀剑男士不用犯愁啦。以三日月为首的老年人迅速将心态调整为吃瓜看戏。
    “怎么啦,我的阿路基撒麻。”平时青江称呼少年很少使用敬语,现在这种场合叫出来更有一种调戏的味道。少年瞪了青江一眼,眼眶中汇聚的泪水顺着脸颊流淌。
      看着自家阿路基哭得鼻头通红,青江还是有点心疼。他眼神一瞟,示意房门口操心忧愁的不必担心,吃瓜看戏的赶紧滚蛋,赶人如落花流水,最后还让昨天的近侍石切丸拎着刀关门。
    “你别躲呀,让我看看你到底怎么了。”清场完毕,青江摘下自己的外套,披在审神者肩上,将人圈在自己怀中。
    “我,我连近侍刀都提不动了。”少年用手背抹了一把眼泪,强制自己镇静下来。单独和青江在一起,他也能比较放松。毕竟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见到的就是这个青发的男子。
      近侍交刀这项规定是青江开创的,原意是向少年表示忠诚,后来逐渐形成了传统,每天轮值的近侍晚上在主屋外侧休息前都会把自己的本体刀交给少年,少年则放在床头。没想到今天竟成了少年情绪崩溃的引火线。
      今天的近侍是石切丸,青江转念一想,有些啼笑皆非。他将自己的胁差递到少年手边。“你跟一又沉又笨的大太刀较什么劲,绝大多数人都提不动好吗。来,试试我。哦,我是说刀哦。”
  

评论
热度(3)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