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倒数 末路 七年

短打 脑洞 渣 丸木(原谅我对这个XF这个拉郎配拉的太满意了)

以及,新年第二天就写成BE好么?


“喂,kite烈。不出意外的话,这是咱俩倒数第二场比赛了。”丸井文太嘴里不停咀嚼地着一块泡泡糖,斜着眼睛,瞄了那个高过自己半个头的搭档一眼。

“能闭上乌鸦嘴么?丸井君,不然喂你吃苦瓜哦~”木手永四郎目不斜视,看向对手。

两个人的诸如此类的对话在搭伙组双打的三年内出现过无数次。每次都以木手的苦瓜威胁结束。只是只有这一场双打开战之前,文太说出这么不吉利的话语。

“去你的丸井文太,去你的倒数第二场比赛。”木手在心中画个圈圈默默诅咒着。

“木手君,你一点都不可爱。”半晌,文太蹦出一句话。“除了第一次双打完毕你喂我吃苦瓜我吐了一地后,我真没再吃过苦瓜了。”


那场比赛,是木手最不愿意提及的一场比赛。即使已经过了快要七年,木手仍久久不能忘怀。每每想起来,都想画个圈圈继续诅咒丸井。

在某一方面,那是自己的末路。

即便是今天,木手永四郎都能清楚的回想起那时的自己以及那时的丸井文太。

那年他们15,如今木手永四郎22。


那场比赛,木手甚至怀疑丸井是不是开了天衣无缝,或者找千岁千里或者手冢国光算过。千岁行踪不定,自己都找不着回家的路,手冢远隔千里,问两句答半句文太也没这耐心。此外,文太自己开天衣无缝的可能性也划掉。不是木手瞧不起自己搭档的天赋,只是丸井的技能点,大部分都点在吃上了,没剩多少余给别处。

那场比赛,丸井文太真真正正落实了乌鸦嘴的名号。

那场比赛,成为了两人最后的比赛。对手是力量型选手,还喜欢采用暴力手法攻击对手结束比赛。文太不知触动了哪根神经,非要用自己一米七的身高和人家一米八七的打对抗,最终被打中头部,直接飞起来,在抛物线运动的途中,擦着地撞在看台上,昏了过去,在球场上留下一道长长的血痕。木手最终狠狠地瞪了几眼有几分得意的对手,抱起搭档去了医务室。


“喂,木手烈,比赛我们输了。”文太没多久就醒了。一睁眼,就看到到木手一脸深沉的看着自己,打了一个哆嗦。“我还没死,真的。”

木手没有回应,从桌子上拿起一个苹果,抽出水果刀三下两下削了皮,切成块喂给文太吃。见有吃的,文太眼睛一亮,用水果刀插着没几分钟就解决完毕。

“能吃,确实还活着。”木手从身旁的纸巾娄里抽出一张纸巾,乎在文太脸上。“擦嘴。”


文太擦完嘴,把纸巾团城一团,右手随手一抛。然后看向木手,郑重其事的说: “多谢照顾,木手烈。”

“以后不要乱扔垃圾。”木手面无表情的把纸巾团拾起来丢到门口的垃圾桶里,又再次在丸井床边的椅子上坐下。

文太找了半天,也没能找到泡泡糖出来,他有些遗憾的摇摇头,然后换了副表情,一脸诚恳的开始了和木手的交谈。

“其实挺想再和你多说几次‘照关多请’,我虽然炼成了完美壁垒,但拜我有个完美后方所赐,几乎就没怎么用过。咱俩可不仅仅是口头上的理想的双打伙伴。”

木手眼镜反了下光,没说什么,任由文太自言自语。

“但,我体力实在不行了。”这是文太第一次向木手说明拆伙的原因。“其实,木手烈你呀,更适合单打吧。”

木手忍不住朝丸井翻了个白眼,当初说要继续试试双打的人是谁,这一试就试了三年。

“我啊,实在是不想再打球了。”文太缩了缩脖子,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最近几次比赛结束后的眩晕感,实在是不太舒服。”

“你还是体力不行,多练练就好了。以前毛茸茸他们……”

“连你也叫平谷场君毛茸茸,真是太好笑了。”文太笑了几声,猛地静下来。就像是嘈杂的电动马达,突然停止运作。“我都想好了,回神奈川,开一家甜品店,卖香香甜甜的蛋糕。我够天才嘛,一定没问题的。”

“嗯,对。”木手表示同意,站起身来,走出病房。“你休息吧,明天再来看你。”

“木手烈!”木手走到门口时,文太叫住了他。

“谢谢。”文太说。

“没什么,应该的。”木手推开开门,走了出去。


这是木手最后一次见丸井。第二天,丸井就离开了合宿,然后失去联系。


木手也成了职业的单打选手,只是在有空的时候,会想起自己这个一生中唯一的双打搭档。会想起他留给自己那个郑重的谢谢。

这一想,就是七年。

距离拆伙单打七年,还有倒数两天。

距离文太的身体走上末路,早已过了七年。


看到这个题目,我第一反映是真幸啊。距离幸村出国手术还有倒数XXX天,感情末路,两人从小发展起来,已是七年。但我真的很害怕被主上灭五感。

然后就是九州二翼,相识七年,分开两年(大概)相恋三年,最终分开一年。但现实已经如此的残酷,何必自己还要再插刀。就让二翼在不是故意的找与被找中,甜蜜下去吧。

再然后是凤宍,但,下不下去手。

恰逢今日看到桑原大大的巨型脑洞。大大,你真的要官逼同死么?

人生中第一篇丸木就是个BE,自己想想都心塞。这一对只要不上升到攻受问题上,真的是我心目中完美的CP。

唉,nao多撒糖,XF赶紧画啊。


评论
热度(7)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