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不在 惦记 人间

事先声明,每天的词卡都是有文中出现这三个词即可,今日这么忧伤的词卡,是为了纪念三毛去世。 三毛生性喜欢流浪,所以我今天的主人公就定成千岁好了~


橘桔平在天刚蒙蒙亮时就踏上了第一班开往大阪的列车。但当他来到四天宝寺时,却从校门口那个又蹦又跳小猴子似的一年级那里听到一个“噩耗”——千岁去流浪了,谁也不知道去哪了。

“那你们学校网球部的其他人呢?” 橘桔平问道。

“都去找千岁啦!”小金想到了什么,情绪低落了下来,嘟起嘴满脸的不高兴:“喜来喜说找到千岁就给我买章鱼丸子,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他啊~”

于是,在那天所有路过四天宝寺的路人眼里,都能映射出橘桔平石化的身影。


千岁去哪了?

他不在学校,不在家,所有惦记他的人都不知道他的行踪,仿佛从人间蒸发了。


千岁千里,男,15岁,在棋馆纠结于一盘将棋。

他为了这盘将棋耗费了一整天的时间,但最后还是输了。千岁很不高兴,任谁在这种情况下都不会高兴,他在睡了一觉后,跑到学校秘密的小山丘上看着天空发呆。

天空中的流云会漂向何方,它们自己知道么?

我能算清楚几步之后的将棋,但我能算清楚自己的人生么?


一只褐色花纹的小猫不知从哪里钻出来,跑到千岁脚下喵喵叫着,撒娇似的打着滚,露出肚子上白色柔软的腹毛。

众所周知,千岁是个猫控,逗猫事业乐此不疲。和小猫玩了一会儿非常自觉的随猫去了。


跟随猫走了很久,千岁抬头看看四周景象,一片陌生。幸好不远处就是车站,摸摸钱包里还有些零花钱,千岁毫不犹豫地踏上出发的列车。目的地,他才不关心呢。


当橘桔平和白石在警察局再次看到千岁时,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看到他们以及后来赶来的众人焦急又欣喜的表情,千岁想,自己终于弄明白了一件事:

只要有与这些人毫不动摇的羁绊,自己还能在广阔的天空里继续走下去。


评论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