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缤纷乐园

海带主,立海大中心。


切原赤也在又一次看到游乐园那块五光十色的招牌后,确定自己又迷路了。

“去立海大还能迷路,我还要不要活啦!”小海带在想到部长的微笑副部长的铁拳一众前辈的勒索欺诈镭射光有毒饮料后,面条泪。

“算了,反正都到这儿了。”切原手背一抹眼泪。“反正都已经迟到了,干脆就进去玩个痛快!”

切原赤也同学心中的小恶魔最终战胜了小天使,他把书包随意往肩膀上一搭,进了游乐园。

这间游乐园看起来不大,只有七个游乐设施,它们将一个小盒子似的长方体围在中间。每个设施上都挂着不同的灯光色带,很是五彩缤纷。

“这个游乐园看起来真不错,就是奇怪了点。”赤也隐约中觉出些不对劲,但至今还相信圣诞老人真实存在的纯真的小朋友,欢天喜地的去玩了。

“先去那个好呢?”赤也挠挠头发,有些为难:“就那个吧,离我最近的那个!”


赤也一踏入那个看起来长长的设施,就感受到一阵风扑面而来。而眼前的入口则是看不到尽头的树林

“这是什么东西!”赤也一头雾水跑到指示牌前。

“风林山阴雷火,好耳熟。”犹豫了下,赤也最终还是敌不过好奇心,走了进去。

他走得很慢。风依旧刮着,树林里一点声音也没有,赤也有几分沉浸在这种安静的环境中。

路越走越斗,赤也觉得有点冷,估计是气温降下来了。又走了一会儿,赤也看到明显人为的一片空地。

“这有什么好玩的?”赤也有些不满,他看到空地中央有个网球,就跑上前,捡了起来。

然后,天上降下一个雷,正中切原赤也。火星四溅,周围的树林被点着了,大火熊熊燃烧。

赤也在晕过去前在心底呐喊:“我还不想死!”


赤也确实没死,恢复意识后,可怜的小海带发现自己在一间大大的屋子里。绕了几圈,赤也弄明白了这件屋子的构造。似乎是一个正方体,又被分成了9个小隔间,每相邻的隔间都有门可以同行。“这又是什么?打火鼠?”赤也在一个房间的墙壁上发现了简介。


天花板即将逐格开启,大锤将会落下,注意躲避到未开启的房间内。


什么意思,我不会是火鼠吧?

可怜的小海带,你难得聪明一回。赤也还没反应过来,周围环境突然变亮了,然后一个褐色皮肤的脑袋拿着把打锤子向赤也砸开。

赤也撒腿就跑,躲到安全房间还没喘口气,又得跑。最后被砸中时,切原心底呐喊:“我不想死啊!”


切原当然不可能死。他要面对新的游乐设施。这次是一把枪。需要玩家瞄准随机出现的猎物,嗯,不,是瞄准上窜下跳的白色狐狸。

切原扣动扳机后就惊呆了。“镭射光,天,太先进了吧!”切原兴奋了,面庞隐隐发红。“看我不打死你!”

镭射光束接二连三发射。在射完一枪后,叮咚一声响,就像是普通的游乐场提醒音,但广播的内容。

亲爱的玩家,您的镭射光束发射数已为零,猎狐零只,十秒钟请接受惩罚。

“神马!”赤也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巨型高尔夫球杆打飞。

“啊~~~~~”


摔了个狗啃地,更悲剧的是,由于惯性,直接滚进一个洞里。

“不要啊,这里是哪啊。”在看清欺诈鬼屋四个字后,赤也哭着冲了进去(已经被吓的分不清方向了)鬼屋里传来此起彼伏的鬼哭狼嚎,不用怀疑,都是赤也一个人发出的。

赤也在鬼屋里横冲直撞,被各种阴森森的puri吓得腿直发抖!在看到有一丝光亮时毫不犹豫的飞奔,跑出鬼屋后猛地停下来。

“为什么是一根钢丝啊!”

赤也回头看看鬼屋,他不确定鬼屋后面有什么,更无法确定走过钢丝后是什么。

“总比鬼屋强!”赤也给自己暗中打气,捡起脚边的一根铁棍,试图保持平衡,晃晃悠悠开始走钢丝。

可怜的小海带,你太天真了。

通过钢丝,赤也面前的是一所巨大的蛋糕城堡。踏进去一步,赤也就明白了,这个叫wonderful castle 的项目,也是个有去无回的项目。


在晕了醒醒了晕了好几回后,切原终于来到最后一个项目前。

“玩完你,我就能回家了吧!”此时的切原赤也已经完全相信,这个游乐场是被恶灵所侵占的游乐场,只有自己玩完所有项目,才能回立海大。

赤也鼓起勇气,推开游乐设施的大门。

大门内的景象,赤也十分熟悉。

“是教室!难道我回来了!”单纯好孩子赤也欣喜若狂。但几分钟后,他就不高兴了。

“为什么是考英语啊!”

赤也翻了翻那些英语卷子,足足有一百多张。

“让我去死吧!”


仿佛是神听到了赤也的呼喊,赤也觉得世界突然安静了,自己试着发出声音,怎么也说不出话来。眼前突然一黑,手明明记得握着一只铅笔,却怎么也感受不到它的存在。从刚才起鼻尖萦绕着一股香气,也在一瞬间断掉。


“这是,灭五感吗。”切原赤也脑子里最后浮现出几个字,他觉得自己好像漂浮在空中,自己好像被埋在了游乐设施中间那个方盒子里。随后,便如燃尽的烛火,一切都熄灭了。


“幸村,你说,咱们这么玩赤也好么?”柳看着一脸兴致勃勃和仁王讨论的幸村,有些不忍。

“莲二,你太温柔了,居然出张卷子就了事。杰克都会打地鼠。”文太举着块蛋糕,也兴致勃勃地参加讨论。

“让赤也好好反省反省吧,谁叫他平时太松懈了。”真田压抑自己不散发黑气的冲动。

“莲二才不温柔,他给赤也出了一百张英语卷子。”

“什么!”柳生叫了起来“这是要要他的命啊!即使是在梦里,也会留下不可磨灭的创伤。”

“柳生,柳生,注意形象,你是绅士。”幸村难得好心提醒。

“我就说他是伪绅士吧,puri。”

“我们到底要趴在人家家窗台多久,即使是学弟,也不可以。”真田问道。

“那我们就,撤退。”幸村发话,瞬间立海大三年级正选全部消失了。


第二天的切原赤也。

醒来发现自己在家里,大喊道:“我还活着!”被父母严肃批评。

到达立海大,发现网球场还在,大喊道:“立海大还在!”被三巨头完虐。


切原赤也,今天也是悲怆的一天。


评论
热度(2)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