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放地,懒癌深度患者。
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希望能得到评论,那是更新动力动力动力!!!
易勾搭,难调戏。曾经的千字文爱好者,如今励志要写完5w字。
热烈欢迎脑洞对路的小伙伴和我一起来嗑嗑CP,聊聊日常。

今天也安定的苏着文太。
艰难复健开始了。
请先点 ↓ 喜好一览。
更文目录被我吃了。
目前全力更新POT天才组娱乐圈颓丧文《屑星》。千字文小段子、yys我寮日常不定时掉落。
可能还会有渣画陈列,追番记录,漫画推荐等与2次元相关内容。

谎言落幕

幸村从美国归来的时候,立海大众人列队迎接。幸村看着在迎机口站成一排的人,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都穿了黄色的衣服,只是有些意外地没有看到那一抹明媚的红色。

“大家的姿势,还都不错嘛。”

列队的六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单纯的小海带不怕死的问道。

“部长,你在讽刺我们么?”


幸村这几年一直在美国生活,先是治病,痊愈后被一家职业俱乐部相中,就留在美国打球,如今已经是小有名气的选手。

真田提前预约了一家饭店,说是要替幸村洗尘。

大家落座,没一会儿,时间的隔阂感就消散了许多。幸村一边回答问题,一边也了解着自己这些部员们的近况。最终,还是忍不住问了:“文太呢?他怎么没来。”


“文太说他去比利时进修蛋糕技法,实在回不来。”仁王丢了一颗花生米在嘴里,讲的话有些含糊不清。

“哦,是这样啊。真遗憾呢。”幸村感到遗憾是真的,立海大八缺一,怎么看都是件憾事。


幸村这次回国,是参加职网邀请赛的。他在赛场上碰到了文太以前的双打搭档,木手。

比赛完了,幸村主动上前打招呼:“好久不见,木手君。”

“好久不见。”木手永四郎依旧是那种平淡中掺杂着危险的语气。

不知为何,幸村突然想和他聊聊文太。毕竟,木手是文太近年来相处时间最长的人,也是那场改变命运的比赛的直接参与者。

“有时间么?我们聊聊好不好?”

“聊什么?”木手表现的有些不耐烦。

“丸井文太。”


“我回国时文太没来接我,说是去了比利时。”两人坐在咖啡厅的角落里,幸村先开口问道。

“谁说的?”木手眼神一闪,随机恢复平静。

“仁王。他和文太挺熟的。”幸村回答。

“嗯,是挺熟。”木手想起有时候仁王抄着手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来找文太。

“文太,他出什么事了么?”

“没有。”木手脸色毫无变化的又回答了几个问题,两人随后分开。

邀请赛结束后,幸村连夜飞往美国。直到最后,文太也没有在出现过。


很久很久以后,久到幸村抱着自己的孙子,在海边晒太阳,看小孩因为钓到一尾小鱼而欢呼雀跃。

木手送来一封信。

信很短,幸村很快就看完,他眼睛遥望着大海呆坐在椅子上,突然,幸村狠狠抓住信,然后把信撕的粉碎。


幸村曾经认为自己是个骗子。


现在看来,丸井文太才是真正的骗子。

他的谎言,骗了幸村将近一生,幸村也宁愿被骗一生。而展现两人的舞台,也早已落幕。


联动之前那篇木手文太。

文太的好啊,要慢慢才能发现,哼哼~


评论
热度(3)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