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存放地,懒癌深度患者。
脑洞一时爽,写文火葬场。
希望能得到评论,那是更新动力动力动力!!!
易勾搭,难调戏。曾经的千字文爱好者,如今励志要写完5w字。
热烈欢迎脑洞对路的小伙伴和我一起来嗑嗑CP,聊聊日常。

今天也安定的苏着文太。
艰难复健开始了。
请先点 ↓ 喜好一览。
更文目录被我吃了。
目前全力更新POT天才组娱乐圈颓丧文《屑星》。千字文小段子、yys我寮日常不定时掉落。
可能还会有渣画陈列,追番记录,漫画推荐等与2次元相关内容。

一见钟情

忍足有眼镜收藏癖。他那满满一抽屉的眼镜每每都让来找他玩的谦也接近崩溃。但有一副眼镜,被忍足仔仔细细擦干净,用绒布垫着,放在眼镜盒中,供在玻璃柜里。

“侑士,这副眼镜有什么特别的意义么?”看着被当做宝贝供起来的眼镜,谦也忍不住吐槽。

“啊,这可是非常有纪念意义的哦。”侑士凝视着眼镜,笑得十分高深莫测。

“什么吗~还不是啥也没说~”谦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谦也,这就是你不懂了。这是,一见钟情的见证。”


迹部景吾是盖章公认的头号T厨,对腿子卡爱得简直深沉到自断手臂。但问起是不是喜欢手冢,迹部总会微微不好意思地别开脸,否认道:“本大爷有喜欢的人,那是一见钟情。”

看到小春的资料,谦也疑惑了“冰帝的人都有病么?”

在冰帝,人人都知道黄金双打不秀恩爱会死,日吉若不念叨念叨“以下克上”会死,向日岳人不蹦高会死,忍足侑士不看美腿不多情会死。嗯,最后一个划掉。

侑士喜欢迹部,这是个公开的秘密。据说是在一年级,两人对打时一见钟情。但见证比赛的正选全都闭口不谈。 为挖掘第一手资料,以及满足队中某个笑眯眯的恶魔不可告人的目的,乾对侑士进行独家采访。

对于恋爱问题,忍足侑士发扬了跑火车的最高境界。

“那时候啊,大家都是包子脸。”忍足摆出一副回想的表情。“向日的妹妹头,小亮的马尾辫,都很又趣呢。”

“我比较关心迹部。”

“迹部啊,那时候就从头到尾很华丽了呢。”

“跟他打球很有趣啊,那时候他就会用破灭的圆舞曲了呢~”

“当时就觉得能上东京来真是太对了。

” 乾刷刷刷收集完资料,扶了下眼镜。“恕我直言,你和迹部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

“啊,这个嘛~同为眼镜's,相煎何太急。乾。” 忍足笑着说,同时把乾推了出去,关上门。

看着眼前的木门,乾忍不住内心翻滚,犹如南美洲潘帕斯草原上奔驰而过的万匹羊驼:我是不想和你相煎,我是怕不二把我生煎了。


于此同时,不二和迹部的对决也白热化。

“喂,迹部,你到底喜欢谁。”不二睁眼,没有温度的目光扫向迹部。

“切,我为什么要回答你。”迹部不甘示弱,冰锥四射。

“他们这么下去,不会出人命吧。”大石问从刚才就呆立在一旁的手冢。

手冢面瘫,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不二周助,我告诉你,本大爷一见钟情的对象是忍足侑士,大爷我才不稀罕冰山!”

“你终于说出来了呢。”迹部回头,就看到忍足站在自己身后,像往常一样微笑着看着自己。

“切,真是太不华丽了。”迹部微微侧过头,小声说道。身后的那个人的影子逐渐和自己的重合,背景是最湛蓝的天空。


评论(1)
热度(3)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