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复建开始了。

远离 尘嚣(82)

仁王雅治是一位很有争议的网球选手。这是获得普遍认同的。

仁王很出名。他有着桀骜不驯的笑容,帅气的面盘。一头银发绑在脑后,更衬托出他的英俊自信。

和仁王交过手的选手都说仁王很厉害,和他打球很头疼。仁王很少输球,但他排名不高。

这,就是仁王最大的争议处。仁王经常赛前弃权,毫无理由,就不打了。为此,气跑了好几个教练,球队也没少训斥他。但这些都如同耳旁风,刮过了,他依然如故。

渐渐的,大家看出了些规律。和幸村精市的比赛,仁王是一定会弃权的。后来,媒体挖出了两人曾是初中同学的往事,仁王弃权的规律更加明显,凡事与他同届的立海球员,仁王必弃权,而青学和冰帝的人,则说不准哪个弃权。

仁王雅治,被称为网球场上的欺诈师,性格上也古怪的很,感情生活则更是成迷。

有小报挖出仁王年少时在医院跪地痛哭的爆料,添油加醋刻画了一位为自己心爱的少女之死而悲痛欲绝的少年形象,倒是又让仁王的粉丝团好好壮大一番。

仁王以前对这种小料报道从来都是一笑了之,但那次却反常的反驳了报道,而且从那之后,弃权的对手又多了一个冲绳人。

“仁王,本大爷在问你话呢!”四强赛比赛前夜,迹部把仁王约出来喝酒。仁王盯着印在报纸上自己的身影,眼神恍惚,没了焦距。

“啊,迹部。”仁王回神,看见迹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自己。

“欺诈师,你现在还有几分是自己!”迹部忍不住提高音量。

“我也不知道啊。”仁王喝了口啤酒,任冰凉的液体划过喉咙。“对了,谢谢你,迹部。”

“谢我什么?”迹部一挑眉。

“还能有什么,你赢球了呗。明天我又能多打一场了。”仁王把空酒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发出砰的一声响。

“仁王,你明明那么喜欢球场,为什么,为什么要弃权。”迹部忍不住问道。

“哈哈哈~”仁王发出一阵爽朗的笑声:“迹部,你知不知道,这个问题,快被记者媒体问烂了。每个人都想知道,这就是一个迷。但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

“仁王。”迹部伸手想去扶仁王,却被仁王一把挥开。“迹部,回家去陪你家小支柱吧。你不会得到这个迷的解的。”

“仁王雅治”迹部的眉头几乎拧成一团。

“放心,明天我不会变成手冢跟你打的。冰帝和青学的人对我来说从来都不算什么。”

“仁王雅治,你到底要消沉到什么时候,你为什么不敢面对!”

“面对?”仁王被迹部吼得有点蒙,他慢慢缓过来,缓缓的开口:“我怕我见到部长会忍不住上去揍他一拳。我怕我会忍不住当场大哭。”仁王虚弱的笑了:“部长那么聪明,他怎么会不知道,他就是在利用文太,你知道文太的病是怎么得的么?”

迹部没有动,他怎么也想不到居然会是这个原因,他看着仁王眼泪止不住的向外涌,最后递给他一块纸巾。

“喂,是柳生君么?”迹部最终还是拨通了电话。“麻烦来XXX接下仁王好么?”


第二天,仁王是在酒店自己的房间中醒来,床头桌上放了一张纸条,上面的字迹仁王一眼就认出来是谁写的。


“迹部真是,多管闲事。”仁王翻身下床,走进浴室,看着自己有些肿的双眼,拍拍镜中的那个人的脸颊:“真丑,哭成那样,真丑。”


比赛是下午进行的,与之前坊间预测的不同,这场比赛并非是迹部压倒性的胜利,取而代之的是两人势均力敌,仁王在前段还处于上风。最终,竟是仁王赢得了比赛。

赛后,迹部隔着球网抓住仁王伸出的手,用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都赢了本大爷,下面的比赛可别弃权。”

仁王很不高兴的撇撇嘴,吐出一句:“puri。”


决赛是仁王对幸村。不出所料,仁王在苦战了两盘之后,还是输了。但是令众人惊讶的是,在幸村笑着伸出手时,仁王出拳,狠狠地将幸村揍翻在地。


从此以后,网球场上,不再有一位银发的欺诈师。


柳生是在很久之后才调查到仁王如今的落脚点的。

“都说狡兔三窟,白毛狐狸也差不了多少啊。仁王君。”柳生成功地堵到仁王。仁王勉强睁开沉重的眼皮:“是比吕士啊,真好,还能见到你。”

柳生把仁王抱在怀里,轻轻地吻上他的额头。“立海大的聚会人一年比一年少,今年竟缺了三个。”


待仁王 彻底清醒,柳生递过去一杯水:“宿醉的滋味不好受吧,雅治。”

“pupina!”仁王懒得和柳生进行言语交流,他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你当着全世界的面揍了幸村,准备今后怎么办?”柳生问仁王。

“piyo~”

“仁王,你要走出来!”

“puri!”

“仁王雅治,你怎么想的!说出来!”柳生急了,他上前伸出手臂,抱住仁王。

“柳生,对不起。”仁王轻轻摇摇头,推开柳生。“我在这个世界里呆够了。”

“雅治~”柳生愣了愣,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别担心,我不会去寻死。”仁王笑了笑:“我只是想远离尘嚣。”

“雅治,我不是幸村。”柳生推了下眼镜,满脸的严肃与认真。

“我知道,但我没有文太那么的乐观,没有他那么奋不顾身,没有他,那么……”说到最后,仁王已经泣不成声。

“那你就站在那里,换我来,一步步走近你。”柳生微笑着说道。


联动之前的木丸幸丸仁丸。算是柳生仁的一个交代。

柳生是真绅士,他是那种对爱慢慢守护,最终收获的人。

仁王我感觉是那种比较敏感的性格,他在见证了文太的挣扎努力和徒劳无功后,对爱情退缩了。嗯,这里是私设。仁王和文太是非常好非常好的朋友。那种除了情人,可以是一切的关系。

这个系列,可能还会继续下去吧。


评论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