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情书(幸丸)

幸村回来了。

病愈归来的幸村,没有告诉任何人,他不想让自己的队友去接他,他想要悄悄的进入校园,静静看下没有自己的立海大网球部,是什么样子。

还没进入球场,就听到真田的吼声:“太松懈了!切原,丸井,围着操场跑十圈。”

被提名的两个人,低垂着脑袋,默默去跑圈,幸村都能脑补到如果那两个人是小动物的话,一定是夹着尾巴灰溜溜的,一边悲叹自己的人生一边老实跑。幸村没绷住表情,轻轻笑出声来,丸井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向幸村所在的方向望了下。幸村清楚的看到文太一直挂在嘴上的泡泡糖啪得一下吹爆了,随即掉在地上,切原听到动静,惊讶的回头看。

“幸村。”文太高兴的扑上去,给不得已走到球场上幸村一个大大的拥抱。反应过来的立大海众人一拥而上,将二人围在中间,团团抱住。

 

那段日子,是文太最开心的日子。天气更好了,蛋糕更香甜了,网球进步更快了,真田的铁拳也不那么疼了,小海带欺负起来也更带劲了。

甚至被白毛狐狸堵在墙角逼问的时候,文太也觉得没那么难开口。

“嗯,我喜欢幸村。”

“puri,文太承认的这么爽快,真没意思。”仁王遗憾的松开手,耸了耸肩。

“仁王,你会,帮我保密么?”文太试探着问。

“放心吧,我不会说出去的。”仁王给了文太一个安心的眼神:“谁让咱俩是classmate呢,我就对你优待一回。”

“那,谢谢你了,仁王。”

“pupina。”仁王把手臂搭在丸井肩膀上,扯着文太往前走。“对了,你不向部长表白吗?”

“等等再说吧,会说的。”文太犹豫了下,给出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

 

等来的是全国大赛输给青学的结果以及幸村旧伤未愈的噩耗。

偷听到这个消息时文太整个人都陷入巨大的恐慌中,他竭尽全力才没让幸村发现自己的存在,躲在天台角落里,全身都无法抑制的颤抖,无法站起来,无法行走。

第二天,U-17的邀请函便寄送到立海大网球部。幸村没有理由不参加,他未治愈的病,是一个祸根,一个被深深隐患,除了文太外,立海大无人知晓的祸根。

 

当君岛育斗——球场上的交涉人来找文太时,文太彻夜未眠。

“明天赛场上,我找你签名,说明我同意这比交易。”

能让幸村去治病,能让幸村痊愈,做什么,文太都愿意。

但比赛时,当远野的球拍击中额骨,文太除了疼,心中冒出一个念头:“报应来了。但为了幸村,这不算什么。”

后来的一切,顺利到不可思议。交涉成功,在干预下,幸村在结束与美国队的比赛后就留在了那片土地治病。

 

分别时文太依依不舍的抱着幸村,强忍着眼泪。“幸村。”

“嗯,文太想说什么?”幸村依旧微笑着,文太看着幸村柔情的紫色瞳孔中倒映着的红发,紧张得说不出话来。

“我,我。嗯,你。”文太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最后扑身上前,紧紧抱住幸村。“我等你回来,会一直等的。”

“好的。”松开文太,幸村笑得依旧如和煦的春风。

 

回国的飞机上,仁王特意调了座位,和文太一排。

“胆小鬼,为什么不告白。”仁王卷着自己的小辫子玩。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问道。

“我还是没勇气说出口。”文太想到离别时自己不成器的样子,不好意思的红了脸。

“害羞什么。”仁王调侃道:“赤也哭得比你更丑,鼻涕一把泪一把的。”

“但,文太,如果你不亲口说,幸村是永远不会懂的。”仁王换了一副认真的神情。“你不说,他永远不会来找你的。”

“或许吧。”文太扭过头,没有看向仁王。

“那你做的这一切!”仁王猛地意识到自己声音有点大,连忙又压低。“你做的这一切岂不是打了水漂。”

“不会的。我是天才呀。”文太比了个招牌动作,引来仁王不屑一顾“切”了一声。

“算了,你可以写封情书给他。虽然肉麻了点,但很适合你嘛。”仁王提议。

“不用了。”文太从口袋里掏出一块泡泡糖,剥除糖纸,扔到自己嘴里,用力咀嚼了几下,鼓起腮帮,吹了个大大的绿色泡泡。

“他的健康,就是我送给幸村的,最好的情书。”



打了tag~

之前文太系列文的一篇扩展。

这一系列,一直都是笨太自己单箭头幸村,看样子是时候出一篇幸村视角得了。要不然,总有种,村哥是个渣的错觉。(难道不是么?)

小猪狐狸的友情依旧是主线。他俩真的是纯友情。



评论
热度(11)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