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复建开始了。

毫无保留(真幸)

真田晨课还没做完,天永阁派人来召唤自己前往,说是大人要见自己。

“这么早,莫非是有急事?”真田怕事有耽搁,来不及换衣,,无暇关照侍从,急匆匆的冲进天永阁大殿。

此时天尚未明,大殿内只有两位侍女掌灯立于门扉外,其中一人轻启朱唇,传话道:“请真田大人在在殿前等候。”

“这是谁的意思?”真田怒道,不知不觉浑身散发一层黑气。

侍女被迫向后退了一步,躬身道:“是幸村大人的吩咐。”

真田无奈,只得俯身半跪,静静等候。

这一等,便从朝霞等到日沉。

纸门被轻轻推开。

随即是木屐撞击地板的声音。

多年的习武,使真田敏锐的感知到,有人在靠近。那个人走得很缓,脚步踏得很实。并非是刻意的放轻步伐,似乎是虚弱无力所致。

这个人,是幸村。

幸村在离真田几步之遥的地方站定,一双眼波澜不惊的看着俯身跪在地板上的真田。

真田觉得自己背部仿佛在接受幸村目光的灼烧。他有些不安,又不敢乱动,只好挺直背脊,安稳的跪着。

“真田,你有没有想过。”幸村的声音如寒冰般刺骨。“我之于你,到底是什么?”

“君仆。”真田想都没想,脱口而出。这个答案,自己被祖父不止一遍的教导过。

“呵呵呵,好一个君仆。”幸村笑出声来。“我再问你,你的风林火山练得怎么样了?”

“尚需继续操练。”

“很好。”幸村给出一个肯定的赞扬,但语气中并未掺杂着多少高兴的情感。

“大人。”真田不解幸村此番话的含义。

“我去母亲大人那里住几天,你不必跟随,就留在道馆好好操练吧。”

“可是,大人。”真田觉得不妥,想要出言劝阻,被幸存制止。

“天永阁的雏菊快开了,就拜托给你了,真田君。”幸村语气突然温和起来,似乎是想起什么高兴的事。

“是。”真田低下头,深深行礼。

“真田,我在问一遍,我之于你,是什么?”

“大人。”真田没想到幸存会再次问这个问题。他愣了下,不自觉地抬头看向幸村。人确实如自己想象般单薄,但气势很足,确实有神子之相。

“你退下吧。”幸村有些不耐烦,挥挥手示意真田离开。“等我回来,在告诉我吧。”

“幸村大人之于真田,是生命的全部!”真田急忙喊道,说完自己都有些发愣。

“哦?”幸村走了几步,真田都能嗅到幸村身上若有若无的花草芳香。

“是幸村家,还是幸村精市?”

“是,是。”细小的汗珠顺着真田的鼻尖滴落在地板上。

“有这么难回答么?这个问题。”幸村退回一开始的位置。

“为幸村大人,愿,愿毫无保留,献出自己。”

“呵呵。”幸村轻轻笑出声,他转身缓步离开大殿,最后只剩下纸门缓慢合拢。

若有似无的声音飘来:“拜托你了,真田君。”

幸村向后倒在蒲团上,侍女奉茶。茶水如琥珀般清莹剔透,泛着浑厚的褐色光泽。幸村将茶杯送入口边,微微停顿,猛地掷向一旁倒茶的侍女。

“puri。”倒茶的侍女开口,是一略微低沉的男子声线。他脱了衣衫,恢复一身黑色夜行服。又抓抓头顶,将被茶水浸湿的假发扯了下来,扔在地上。不知从哪变出一根红线,拢了拢自己泛蓝的白发,在尾部绑了个小辫子。

“您还是那么恶劣呀,神之子。”

“仁王君大驾光临,有失远迎。”幸村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是来要我性命的么?”

“神之子多虑了。”仁王把玩着自己的小辫子,扁扁嘴,觉得不甚满意。“我只是来看望一下您,瞻仰一下神之子的风采。”

“呵呵呵。”幸村笑出声,他声音是立海数一数二的动听,但此时听起来却叫人胆寒。

“你这么对自己忠心的部下,好么?”仁王熟门熟路的倒茶给自己喝,他眨了两下眼睛,问幸村。

“哼,仁王君在丸井家是不是过得太自由了?”

“或许吧。”仁王摇头晃脑,早就没了型。“文太的床还是挺软的。”

“哦?”幸村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我还真是没想到啊。”

“神之子,我奉劝你一句。”仁王站起身,收起玩世不恭的表情。“在宏大的世界面前,任何人都是渺小的,即便是神之子,也不能例外。”

“是么?”幸村恢复了自己一贯的淡漠表情。

“呐,再见了。”仁王朝幸村眨眨眼,朝窗外纵身一跃,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真幸战国系列文的后续。

评论
热度(4)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