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潜意识 当你(柳生仁)

每次接收到了一条内容,大脑中的电流就在左冲右突,如果能转化成影响,无异于一场彩色的无声电影。 

记忆不一定是真的,人们自动美化了过往的细节;看见了也不一定是真的。每一个镜头,都经过大脑精确地修剪。

动机永远是个谜。甚至是自己的所作所为,你永远不知道为什么。在记忆长河里跋涉很久。的其实真相已无从知晓。

 潜意识的海洋里,有我们曾紧紧拥抱不想撒手的东西,有痛苦的洞见,有久远的迟迟无法喘息的思虑,有可望可遇而不可求的人的背影。大脑的保护机制,挑拣出那些“对的”结果,让我们平和安静,心满意足。

“真是荒谬。”仁王合上书,把书塞回书架里。侧头,就看见柳生专注的翻阅着印着高深名号的心理学书籍。

“哟,伪绅士研究这么高级深奥的书,你看得懂么?”仁王故意把手遮在柳生拿着的那本书上。“来,说说,刚才都看了些什么?”

“仁王君。”柳生把书合上,准备去收银台付账。“你刚才看的那本书其实很适合你。”

“哼,我只喜欢看跟欺诈有关的书。心理学对你而言再适合不过了。伪绅士。”

“雅治,我还是比较喜欢你喊我搭档。”柳生推了下眼镜,转过身,正视仁王说道。

 每每柳生注视着自己,仁王总是觉得心跳不自觉地加快。他不自然的侧过身,想了想,似乎有些不妥,抛出了一个问题给柳生。“喂,柳生君。当你透过镜片看这个世界时,是否也会有和我不一样的感受?”

面对仁王这种突如其来的问题,柳生有些摸不着头脑。但他毕竟和仁王认识许久,两人做了两年双打搭档,自然了解眼前这人。柳生极为冷淡的答道:“或许吧。”

“哦,puri。”果真如柳生所料,仁王刚刚的那个问题只是为了他一时掩饰而任意胡诌的。柳生又扫了眼仁王手中那本书的书名《潜意识》。不知什么时候,仁王又把它拿回来了。

或许答案没那么简单。

“好的好的,知道啦。”仁王挂掉电话,示意柳生:“搭档,是赤也的电话。”

“是切原君。”

“他问我们有没有空,想聚一聚。现在丸井那个笨蛋已经在了。”

柳生注意到仁王微妙的用词:是我们而不是我。他不打算点破这一点,无论是仁王不经意的使用,还是刻意为之,都让柳生感觉很愉悦。“当然有空,我们一起去吧。”

我果真就是喜欢写写日常小段子。

82多配呀,E&Y多配呀。

评论(1)
热度(3)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