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细雨 呐喊

“幸村!”真田不顾侍女的阻拦,一路飞奔,冲进内室。

“大胆!真田弦一郎,你还有君臣之道么?”幸存呵斥道。“打伤我侍卫,冲撞我侍女,该当何罪!”

“属下知罪,望大人……”真田单膝跪地,低下头。支撑身体的手紧握成拳,在地上砸出一个小坑。

“算了,真田你上前来,其他人先退下吧。”幸存换了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坐姿,摆摆手,屏退他人。

“是。”不消片刻,殿中闲杂人等都走光了。真田注意到,一直在旁端茶奉水的侍女并无动作。

幸村没有多言,想必是自有用意。真田不敢说什么,做到长桌的一角。走进才发觉,长桌上端正的摆放着天永城的地图。

“大人,属下不知您……”

“你鲁莽赶来,为何?”幸村从侍女手中接过茶杯,轻轻嗅着。

“属下……”真田支吾。

“但说无妨。”

“大人的哥哥对大人意图不轨,属下是怕……”真田停住话语,方才得到消息时那种心惊肉跳的不适感尚未消去。

“呵呵。”幸村放下茶杯,笑了起来。“幸村精市不是那么容易就被打败的。我说的对吧,仁王君。”

“puri。”一旁的侍女摘下假发,迅速的脱去外衣,用手上的衣料沾着茶水把脸上的妆抹去,露出一张俊俏的脸来,嘴角的痣分外引人注意。

真田在脑海中搜索着这张面孔。突然,当年的情景跃出脑海。“你是,仁王雅治!”

“真田大将军看起来是贵人多忘事啊。”仁王斜着眼睛瞥了一眼真田,随即不在搭理他,转头看向幸村,凑了过去。

“你要对主公做什么!”真田拔刀,将幸村挡在身后。

“真田,退下。”幸村伸手拍拍身前那人宽厚的肩膀:“仁王君是我的贵客。”

“是。”幸村发话,真田不敢不从。但他还是坐在了幸村和仁王中间,身体前倾,随时都做好御敌的准备。

“啧啧啧。”仁王手指浸入茶杯,沾了些水在地图上点了几个点。真田仔细看着,发觉有几个点是守城的要地,但有几个,则完全看不明白。

“劳烦了。”幸村起身,朝着仁王微微鞠躬。

“大人。”真田看呆了,他无法相信贵为天永城继承人的幸村竟然会对一个平民行礼。

“这个嘛……”仁王懒散的开口:“pupina。”他拎起茶壶,在两点之间划出一道水迹。

“文太还好么?”幸村的突然转换话题让真田一愣,仁王也惊异于幸村的突然,但他很快换回云淡风轻的那张脸。“神之子大人不应该最明白么?”

“也是,辛苦你了。仁王君。”幸村笑吟吟的看向仁王。“仁王君想要些什么么?奖赏之类的。”

“这茶壶不错。”仁王举起刚刚一直把玩的白瓷壶,仰头张嘴灌了半壶茶水。随后,他用手抹抹嘴巴,说道:“就给我吧。”

“如果你喜欢的话,当然好。”幸村答应道。

一连几日的阴雨。

“外面又下雨了呢,真田君。”幸村命侍女挑起帘子,蒙蒙细雨从天飘荡而入地。

真田从侍女手中接过毯子,披在幸村肩上。“大人,小心着凉。”

“是么。”幸村没有拒绝真田难得一见的温柔,他闭上眼睛,倾听雨打在窗棱上的声音。“真田君,你能听到雨滴呼喊的声音么?”

“大人……”真田仔细斟酌着词句,“臣,臣不明白。”

“算了,有朝一日你总会明白的。”幸村微笑着示意真田不必在意。他转身看向方桌一侧,端着茶杯的侍女俏皮的笑了笑。:“我说的对吗,仁王君。”

过眼云烟,架空战国立海大续篇。我知道自己在写些什么。目前就只有真幸场合加个仁王搅局~

总觉得哪里怪怪的,望有熟悉日本史的GN指教。

评论
热度(3)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