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是我偷懒并沉迷写稿赚钱的日子。我对不起我家大小天使们。

冬日秘密

“下雪了呢。”幸村吩咐侍女把火炉点燃,自己去内室找了件狐皮袄穿上。“仁王君,你冷么?”

“神之子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冷了。”仁王放下手中的杯盏,搓搓胳膊,似乎这样做可以驱走寒冷。

幸村见状,招呼侍女过来轻声吩咐了几句。侍女点头退下,不一会儿便拿了件相似的衣服过来。

“狐狸穿狐皮,不会有狐仙告你残害同类吧?”幸村见仁王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由侍女侍奉着更衣,忍不住出言。

“还好,还好。”仁王并不反驳什么,安静的缩在桌角喝茶。

“仁王君,秋去冬至,冬离春来……”幸村话还没说完,就被仁王打断了。

“神之子大人,你要是闲得无聊我给你讲个故事可好。”

“哦?”对于仁王的出言不逊,幸村表现出了难得的包容姿态。“也好。”

“我出生在寒冬时节。”仁王缓缓开口,他瞥了眼窗外,继续说道:“如同今日,漫天大雪掩盖着整个城池。”

“当时尚且年幼,只知道冬天,我过完生日,新年就快来了。我数着日子盼望着新年,因为那是我唯一能见到母亲的机会。”仁王说完,抬手续了茶水。

“因为头发的原因,我一直都被母亲当作她一生的耻辱。”仁王散开头发,用右手撩起几缕,在火光的映衬下白中泛着蓝。

“然后呢?”幸村问道。他突然觉得仁王这个人本身就是个迷。他那张微笑的面具后,不知隐藏了多少秘密。

“然后,我被赶出了那个家。再也没有见过母亲。”仁王松开手,任发丝滑落肩膀。

“哦。那仁王君……”幸村试图从面具发掘出一点真实,他想继续问点什么,但被敲门的侍卫打断了。“大人,四天宝寺来使求见。”

幸村皱了眉头,仁王见机说道:“既然神之子有客人来了,那说我先行告退。有点时日没见文太了,神之子,后会有期。”

“仁王君。”幸村一边吩咐侍卫引领来使觐见,一边对一眨眼就消失的人影说道:“我知道你听得见,什么后会有期,明天看你胆敢不出现。”


依旧战国架空立海大。

评论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