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字文复建开始了。

屑星3

Warning :POT/NPOT天才组相关,娱乐圈组合paro。

  涉及人物众多,cp有并不仅有冢不二、忍迹、柳生仁、谦光谦,还有自我放飞的拉郎cp白石文太。XF都不怕我怕什么,顺便奶一口我拉郎的CP出双打。

  想必会有OOC,人物不属于我属于XF。不了解国内娱乐圈,以日韩模式为范本。诸多节目有借鉴,版权都是人家的。


        3.在这深邃黑暗的世界里,我们如同屑星一般,竭力闪烁。


  为方便协调工作,公司给四人安排了上下两层的公寓。四室两厅,大一点的卧室给了丸井和财前,位...

屑星2

Warning: 网球王子天才组相关,娱乐圈组合paro。

  涉及人物众多,cp有并不仅有冢不二、忍迹、柳生仁、谦光谦,还有自我放飞的拉郎cp白石文太。XF都不怕我怕什么,顺便奶一口我拉郎的CP出双打。

  想必会有OOC,人物不属于我属于XF。不了解国内娱乐圈,以日韩模式为范本。诸多节目有借鉴,版权都是人家的。


    2.我们既是朋友也是敌人

  文太一觉睡醒,早已日上三竿。赶去公司,自然是少不了一番训斥。上午的舞蹈训练被翘去大半,文太也不以为意。午餐时分,四人凑在一起。

  “昨天晚上是谁说要今天一早来打扫舞蹈教室来着?...

【宣群】网球王子老阿姨群

小伙伴们快来呀,大家一起愉快的聊cp开脑洞舔男神~

大脸捧大碗吃大餐:

https://m.weibo.cn/1671531675/4151242446190863


鉴于不能发二维码,宝宝只好发在微博上了,要麻烦大家点下了
欢迎大家来玩😘😘😘😘

屑星1

屑星1


Warning: 网王天才组相关,娱乐圈组合paro。把之前genius#相关的片段按时间顺序写一下。
  想必会有OOC(尤其是忍足),CP会有拉郎(XF都不怕我怕什么!,顺便奶一口我拉郎的CP会有双打。


1.所有不经意间的相遇,都是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占领。

  

  已是深夜,奔驰在街道上的汽车渐渐少了,路边的广告牌接二连三褪去光亮,城市从一天的喧闹中重归沉静。

  位于市区主干道的冰帝大厦,大部分楼层早已陷入一片黑暗,但9层依旧亮着灯,就像一望无际汪洋中的灯塔。保安大叔堵在楼门口,脸上挂着僵硬的笑容劝沉迷偶像的少女们早点回家,还时不时皱着...

テニプリフェスタ2016吐槽

16年的tenipurifes,食完吐槽。

配音剧部分看不太懂略。


1.开场曲难听!

2.纯子姐姐短发可爱。

3.野岛弟弟光记得high了,拿话筒啊。

4.惯例的开头争夺战。

5.某些人的造型真是不忍吐槽,说的就是你,masun!

6.没想到第一个唱的是成君,还是耳熟能详的。但你还是变了,变黑了。burning!妹子们真配合。

7.阿包阿包阿包!说话真的硬气了很多,但一唱歌还是软萌了。终于不唱DADADA改唱了梦游曲。不变的唱歌向天再要五百年的姿势,没有pappy不开心!

8.not end yet!莲姬!发型正常真好。 

9.其实还是想听田仁志慧的宇宙大爆炸...

越前少年奇闻录——封信

信 夏天 杂货铺

名为越前龙马的少年收到一封信。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夏日。夹杂着淡淡海洋味道的风迎面拂来,给燥热的夏季平添一份凉意。

信是在不知不觉中就送到龙马手中的,待少年回过神来,手中的信纸已被汗水微微沾湿,阳光在脚下拉长了影子。

“好热!”少年嘟囔道:“好渴,有海也没什么用嘛。”龙马一步一步拖着脚向前蠕动。

待续

这个系列叫做,小柱子游世界听故事。

嗯,这一个系列欢迎点想看的cp。除龙马少年的。

大爷,生日快乐!

side by side丸井文太+木手永四郎

漂浮的菠萝君:

Side-by-Side 丸井文太+木手永四郎

找不到中文翻譯於是拜託懂日語的基友翻譯的,自存檔一下。這首歌調子超燃,丸井的聲優作曲木手聲優作詞,歌詞在我這個cp腦看來很基(,其實很燃很正經。

丸井:

お前には见えてるかい?何気に缠うプライド

你看見了嗎?不經意間著上的驕傲

o ma e ni wa mi e te ru ka i? na ni ge ni ma to u pu ra i do

纺がれる宝物 失くしてしまわぬように

紡織出來的...

摇滚 玫瑰


  午后三时,阳光和煦,天朗气清,适宜彩排及训练。

“丸井前辈,你听听这段旋律改成这样合适么?”远远看上去像是顶了一头暴晒后海带的少年,伸长手臂用手指戳戳丸井文太。红发少年大字开脚,仰躺在练习室的地板上。

“前辈,前辈。”海带头再次伸手戳之。

“啊,赤也。”丸井回神,“叫我干嘛?”

被唤作赤也的少年看起来比文太更年幼一些,他坐在离文太不远处的地板上,怀里抱着的吉他不小心砸到地板上,发出砰的轻响。

“小心点!”文太瞪了眼犯错误的少年,后者手忙脚乱检查吉他有没有损坏。

文太见赤也检查吉他完毕,长出一口气,又问道:“你刚才叫我干嘛?”

“想让前辈...

存在记忆

genius#4 接在月亮玫瑰后面


  仁王一脚踏出充满水汽的浴室,用指尖掐了掐还在滴水的刘海。仁王皱皱鼻子,一股食物的香气顺着鼻腔刺激着大脑。客厅沙发上,文太捧着一个大碗吃得正香。

“丸井小猪,你吃我泡面!”仁王一个箭步窜过去,扬手夺碗。

“唔唔。”文太护住碗,后退缩到沙发角落。

仁王也不真去抢,他已经饿过了劲,此刻看着文太吃闻闻味就饱了,刚才伸手完全是凭借多年惯性,已融于身体血液中的本能。反倒是文太向外挪了挪,从茶几夹板中掏出一双筷子,塞到仁王手中。“一起吃。”

“你吃吧。”仁王紧挨着文太坐下,接过筷子,象征性挑了两口就放下了。

“你不饿么?”文太疑惑的侧头看向仁王。

“...

山丘 等候

接上篇,毕业干杯飞奔

想让我一千字讲完一个故事,简直太天真了。肯定有前缀,有后续。


大阪不比九州,空气中都弥漫着这个城市独有的嘈杂与活力。

千岁如此在电话中向橘桔平平抱怨时,那头却在一顿后闷声笑起来。

“喂,桔平。你笑什么?”千岁头上冒着问号,挠猫肚皮的左手不自觉的停下了。

“嗯,这个……”

“哦!”

橘桔平被千岁的惨叫声吓了一跳:“千岁,你怎么了!”但听筒只传出一阵刺耳的挂啦声,随即电话挂断了。

没过多久,千岁的电话再次打了进来。

“被猫挠了。”一接通,就是沮丧点满值的声音。橘桔平都能想象到千岁赤脚盘腿坐在草坪上,木屐横七竖八倒在一旁,整个人都十分懊恼,皱着眉托着腮...

毕业 干杯 飞奔

今天就是想来一发千藏千。反正我这儿都是清水,你管他俩谁攻谁受。


台子上的校长依旧讲着笑话。周围人全部笑作一团。白石罕见的没有笑,他放眼望去,不远处财前光依旧冷着一张脸,阳光直射在他左耳环上,反射回来的光竟有些耀眼。

“最后一次听这个笑话了呢。”白石在心中默念道。“今天是毕业典礼,最后的了。”

意识到这一点,白石下意识的看看身边。

谦也站在自己身侧,仰着头不知在看些什么。小春裕次抱在一起,头顶上飘着粉红的泡泡。银师傅合掌闭眼,小金站在财前旁边,一只手拉着他的衣角。熟悉的人,不熟悉的人;笑着的人,哭泣的人;唯独没有那个人。

白石想不通,为何自己的内心犹如翻滚的河水,一种不可名具的感情...

糖果 眼泪

糖果 哭泣

作为立海国四大家族之一的丸井家,丸井家的长子丸井文太在立海国是出了名了俊俏。每每走在街上,总能空着手去,满载而归。  

比丸井文太小一岁的切原家独子切原赤也,则没这么招人喜欢了。到不是说切原长得凶神恶煞,只是被娇宠惯了,发起脾气来活脱脱一个小恶魔,十二三岁的年纪,就造就了立海外城“万径人踪灭”的盛况。

切原家对此颇为头疼,但念在老来得子,又只是嚣张跋扈了些,没什么大碍,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随他去了。


这一年正值初夏,午后的阳光透过林间缝隙星星点点洒在大片草地上,给那一片翠绿添加了几点斑驳。

切原刚学会骑马,此时的他正驾驭着一匹白马驰骋在林间小路上。

“少...

黎明通知

慈郎生日快乐\^O^/

好想冲你吼一嗓子:情敌来战。

事实也确实是情敌来战!


画完之后觉得太空了,我就开了PS.


黎明通知

前文:个人 体验 属于城事系列

慈郎破天荒的,第一次在黎明时分醒着。

或者说,他破天荒的彻夜未眠。

明天,阿不,今天就是自己的生日了。

慈郎敲敲自己的脑袋瓜。大脑的兴奋感和身体的疲倦感让他有点思觉失调。

伸手捞过绵羊玩具夹在身后,倚在上面,软软的,毛绒绒的。绵羊灰色的小脸上特意染上的红晕,就像慈郎此刻的心情。

“这是我和丸井君交往后我的第一个生日。”慈郎忍不住咬住食指指甲。“约好要去动物园玩。好紧张~”

慈郎忍不住抱...

[POT植物组]男孩 时代 颠覆

千字文狂魔又回来啦。

这次神经病的写了植物组。算是给三位的生日祝贺。

之前忙自己的未来,实在是没有空啊。

拜幸村还得了永生。(并不是) 幸村比锦鲤还好用。


依旧千字系列文。CP你猜猜猜。

 

 男孩 时代 颠覆

  清晨,阳光散发着温柔的味道,倾泻在房屋后花园一侧的植物上。白石藏之介照理妥当他的那些宝贝毒草们,拉开连接花园与内室的玻璃门,走进屋内,迎面就是放着独角仙的玻璃箱。

  “啊,春天了呢。今年我的加百利也要努力成长哦。”

  早已不再是那个竭尽全力让独角仙过冬的大男孩,但白石...

冬日秘密

“下雪了呢。”幸村吩咐侍女把火炉点燃,自己去内室找了件狐皮袄穿上。“仁王君,你冷么?”

“神之子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冷了。”仁王放下手中的杯盏,搓搓胳膊,似乎这样做可以驱走寒冷。

幸村见状,招呼侍女过来轻声吩咐了几句。侍女点头退下,不一会儿便拿了件相似的衣服过来。

“狐狸穿狐皮,不会有狐仙告你残害同类吧?”幸村见仁王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由侍女侍奉着更衣,忍不住出言。

“还好,还好。”仁王并不反驳什么,安静的缩在桌角喝茶。

“仁王君,秋去冬至,冬离春来……”幸村话还没说完,就被仁王打断了。

“神之子大人,你要是闲得无聊我给你讲个故事可好。”

“哦?”对于仁王的出言不逊,幸村表现出了难...

眼睛宇宙(柳生仁)

眼睛 宇宙

“喂,搭档。高中还一起组双打么?”这是从海外对抗赛归来的仁王,见到柳生所说的第一句话。

“如果你想的话。”相较于扑上去痛哭的桑原及其抓住就不撒手的慈郎,柳生见到仁王的态度简直用冷淡来形容也不为过。

“怎么不想。”仁王走上前揽住柳生的肩膀。“我们可是立海大黄金双打,从没有输过。为什么不继续。”

柳生侧着头,目光停留在仁王嘴角的痣上。

“怎么了,搭档?”见柳生只是盯着自己不回答,仁王开口问道。

“好。”很简单的一个音节,仁王觉得很开心,比自己一路赢得比赛还开心。

“仁王君在海外远征队还开心么?”柳生甩开仁王搭在自己肩膀上的胳膊,停下前进的步伐。

“还好啦。”仁...

细雨 呐喊

“幸村!”真田不顾侍女的阻拦,一路飞奔,冲进内室。

“大胆!真田弦一郎,你还有君臣之道么?”幸存呵斥道。“打伤我侍卫,冲撞我侍女,该当何罪!”

“属下知罪,望大人……”真田单膝跪地,低下头。支撑身体的手紧握成拳,在地上砸出一个小坑。

“算了,真田你上前来,其他人先退下吧。”幸存换了个稍微舒服一点的坐姿,摆摆手,屏退他人。

“是。”不消片刻,殿中闲杂人等都走光了。真田注意到,一直在旁端茶奉水的侍女并无动作。

幸村没有多言,想必是自有用意。真田不敢说什么,做到长桌的一角。走进才发觉,长桌上端正的摆放着天永城的地图。

“大人,属下不知您……”

“你鲁莽赶来,为何?”幸村从侍女手中接过茶...

1 / 3

© 蹦哒的水草 | Powered by LOFTER